k频道下载v12偶要

若是秦宁知道吴易的想法。

必然清楚这货要走杨家医相的路子。

但是风水术法,博大精深。

而且晦涩难懂。

没有师父言传身教,极难入门。

就像是赵平,钻研了几十年,最后还是个门都没入的半吊子。

吴易钻研时间极短,而且还没人教导,现在是个半吊子都不如,本来今儿个碰到一个疑似中邪的女学生,他还兴冲冲的想研究研究,可是屁没研究出来一个,还差点惹的那女学生跳楼丧命,故所以才是急忙找徐丹老师,想办法联系一下秦宁。

“我就没事研究研究。”吴易干笑道。

没好意思说,自己啥玩意没研究出来。

秦宁道:“别废话了,人呢?”

“屋里呢。”吴易道。

领着秦宁几人来到一处病房前,待打开门后,却瞧见一个身影忽然扑了过来,这吓的三女纷纷往后躲闪,而秦宁则是冷哼了一声,剑指一点,正点在了这扑过来的家伙眉心之上。

温柔清纯女子清晨写真 释放正能量魅力

扑来的是个面容姣好的女生。

只是脸色惨白,还带着几分的狰狞和凶残,尤其是一双眼中,还带着血腥。

不过在被秦宁点在眉心之后,这女生眼中的血腥顷刻间散去。

“芳芳?”

乔梦惊呼了一声。

忙是上前来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田芳。

田芳很虚弱,浑身没有丁点的力气,被乔梦和赵曦扶着躺倒床上后,才是感觉稍微好了些许。

“没事吧?”赵曦关切的问道。

田芳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,而后摇摇头:“感觉好多了。”

“秦先生,刚才那一招,什么名堂?”吴易略有激动的问道。

刚才田芳中邪,他可是一点办法没有,瞧见秦宁轻而易举的解决,自然是不耻下问。

对于吴易。

秦宁感官还是不错。

当时治疗乔梦时,虽然这货极力表示秦宁妖言惑众,但出发点还是为了乔梦的生命安全,而且在当时救云腾大学的女学生时也出了不少力,故解释道:“她被阴煞侵染了脑子,故心神混乱,幻觉丛生,这也就是常说的中邪,不过并无大碍,以简单的除煞手段就可以救治。”

吴易忙点头。

想问问怎么除煞。

不过想想还是作罢。

倒是秦宁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要是真想学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些,不过你没这个天赋,别舍本逐末了就好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吴易脸色严肃下来,道:“我只是个医生,只是想救更多的人。”

秦宁点了点头。

而后搬了张椅子坐在一旁,道:“田芳同学是吧?”

田芳也知道是秦宁救了自己,故所以很是感激,忙道:“多谢大师救命。”

“无妨。”秦宁摆摆手,道:“最近有没有往宿舍里带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?”

田芳有些迷茫,不过思索了一阵后,道:“前不久我生日的时候,我同学卢本送了我一块挺漂亮的石头,算不算?”

“血红色的吗?”秦宁问道。

田芳忙是点头,而后迟疑道:“有问题吗?”

“当然。”秦宁笑道:“休息休息,一会儿带我们去看看。”

“好!”

田芳忙是点头。

她也是想到,那块石头怕不是什么好东西,故也有些紧张,只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后就忙起身:“我们走吧。”

只是刚要出发的时候。

外面却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离去。

几人倒也没在意,不过秦宁却是挑了挑眉,道:“丹姐,吴老师,你带着他们三个去把那块石头找来,不过你们不要碰,让小曦拿。”

“好!”

吴易道:“那你?”

“我去看看别的地方。”秦宁道:“一会儿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。”

几人自然没在迟疑,急急忙忙而去。

而秦宁没离开这病房,只是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,脸上带着些许的玩味之色,而没多久后,一道道阴冷的气息忽然从门缝中不断渗入,使得原本还暖洋洋的病房,此时像是开了大功率制冷机一般。

“靠。”

秦宁翻了翻白眼。

也没什么动作。

依旧是坐在椅子上。

而过了一会儿,当整个屋内的温度几乎快要达到零下后,房门才是打开。

进来的是三个年轻男子。

很年轻。

看起来均是二十岁出头。

像是云腾大学的学生。

居中为首的那个脸上颇有些阴鸷,望着秦宁就像是望着粘板上的鱼肉一般,高高在上。

而在他身后那两个学生。

进屋后就是哆嗦打的不停,不过眼中还有些许的兴奋。

“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代价。”那中间的男子冷笑连连,道:“中了我的九阴神风,你死定了。”

秦宁还没说话呢。

他身后俩学生却是有些慌了,其中一个道:“本哥,咱不是只给他一个教训吗?杀人是犯法的啊。”

“闭嘴!”

这唤作本哥的男子不悦道:“我做什么事,用你来指指点点?”

“本哥,我不敢。”那小子急忙就是摇头,颤声道。

“本哥?”

秦宁挑了挑眉,道:“你就是刚才田芳嘴里的卢本了?”

“哼!知道又怎么样?”这卢本不慌不忙,阴笑道:“我今天在这里杀了你,也没人知道是我干的,田芳那个臭婊子,给脸不要脸,我迟早玩死她!”

“这么说田芳还真是你害的了。”秦宁道。

卢本不屑,道:“那又怎么样?哼,我让她做我的女人,她竟然敢拒绝!简直该死!”

“嚯。”秦宁微微有些讶异,道:“看你也是个学生吧,心思这么歹毒?谁教你的?”

这卢本却是残忍一笑。

随后走上前来,居高临下的望着秦宁,道:“想知道啊?下地府问阎罗王去吧。”

说着。

他却是冲着秦宁扇了一巴掌过来。

秦宁出手将其手腕擒住,随后只一扭,顿时一阵咔咔声接连响起,这卢本脸色变的相当精彩,五官也因为痛苦扭曲成了一团,只哀嚎连连,这卢本的那两个小弟吓的不轻,对视了一眼愣是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上来救卢本。

“放开!”卢本倒也是有点硬气,惨叫了一阵后便是咬牙切齿道:“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