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样下载app软件到手机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薛小姐这是……”林羽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嫌少?好,那我再加两百万。”薛沁眉头一挑,心头有些讥讽,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。

她对林羽的好印象一扫而光,原来也是个贪财的货。

“薛小姐,误会了,我不是来要钱的,我是来给看病的。”林羽有些无奈道,“宋老难道没跟说吗?”

“看病?我有什么病,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?”薛沁嗤笑了一声,觉得林羽编谎话都这么不会编,自己外公是神医,有病会用的到他治?

林羽顿时也有些迟疑,但从气色上看,她确实没有什么病,便说道:“具体情况我还不知道,要把脉看看。”

薛沁瞥了林羽一眼,神情间闪过一丝厌恶,冷声道:“何先生,收起那点小伎俩吧,帮我救治好了贝恩先生,我很感激,但是这不是对我放肆的资本!”

她对男人没好感,自然也讨厌男人碰她,记得有次随着公司去体检,有个医生想趁机占她的便宜,她直接一膝盖让那个医生永远的成为了太监。

这么多年的商海沉浮,养成了她少年老成、防备心强的性格,就是那些秃头大肚的商场老油子,也别想在她身上占到一丝便宜,更不用说林羽了。

“薛小姐,真是外公让我来的。”林羽有些无语,其实那天在医院,他就看出了薛沁这人比较固执,暗想宋老这不是坑自己吗,竟然也不跟薛沁打声招呼。

“姐!”

宅宅妹纸活力早安写真

这时宋征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,看到林羽后突然有些惊讶,不过随后脸一板,冷声道:“怎么在这?”

“外公让他来给我治病,说可笑不可笑?”薛沁见表弟对林羽这个态度,立马嗤笑了一声,果然是个骗子。

“呃……姐,这个事倒是真的,爷爷确实这么说过。”宋征挠挠头。

“啊?我哪有什么病啊?”薛沁颇有些意外,“我要是有病的话,外公自己怎么不告诉我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问他他也不说,搞得神神秘秘的。”宋征也有些不解。

“薛小姐,现在可以让我给把脉了吧?是否有病,我看看便知道了,有病便治,没病更好!”林羽解释道,这个薛大小姐压根就不把他放在眼里,弄得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爽。

要不是看在宋老的面子上,他早就一走了之了。

“想的美,我也是想碰就能碰的?”薛沁皱着眉头冷声道。

“姐,消消气,他也是受爷爷之托才来的。”

宋征有些无奈,自己这个姐姐脾气实在是有些差,而且天性对男人冷淡,甚至可以说是抵触,除了宋征和宋老碰她手她不反感之外,其他男人想靠近她都难。

所以全家人对她的终生大事也牵肠挂肚的不行。

“既然薛小姐玉体金肤,那我确实碰不起,不如这样吧,请找一些丝线,我为悬丝诊脉。”林羽实在是有些窝火,找自己来帮忙,她竟然还是这么个态度。

“悬丝诊脉?”

宋征面色一惊,中医界确实有悬丝诊脉一说,但是还从没见人用过,之所以为大众所知,是因为在电视剧《西游记》里出现过。

“听他忽悠。”薛沁翻了个白眼,那天晚上林羽把贝恩治好,确实挺令她惊讶的,不过悬丝诊脉,实在是有点太吹牛了。

不过薛沁想快点把林羽打发走,也没再为难他,让助理送了一些丝线进来。

林羽拿了几根丝线,让宋征绑在了薛沁的手腕上,自己则坐在薛沁的对面,将线扯平,四指附在了上面。

悬丝诊脉是林羽祖上的拿手绝活,不会存在出错的情况,所以林羽不由有些纳闷,从脉象上来看,这个薛大小姐确实没什么病,除了工作压力大,有些劳累外,身体很健康。

“薛小姐确实没什么病,平日里注意不要过度劳累就行了。”林羽迟疑半天,开口说道。

“我就说我没病吧。”薛沁有些得意的看了宋征一眼。

宋征也不由挠挠头,纳闷不已,可是爷爷当时说话的神情,不像是在说笑啊。

“多谢何先生老远跑一趟,既然没什么事,那我就不送了。”薛沁淡然一笑,“对了,桌上的支票请您收好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林羽带冷声回了一句,起身往外走。

“走吧,小征,我跟那个员工的家人约好了,咱这就过去吧。”薛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。

“好。”宋征点点头。

“薛总,薛总,不好了!不好了!”

林羽刚走到门口,薛沁的女秘书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一下撞进了他怀里。

“对,对不起!”女秘书赶紧跟林羽道了个歉。

“做什么!慌慌张张的!”薛沁面色一冷,自己说过

多少遍了,在公司里要时刻注意形象。

“薛总,刘……刘姐也疯了!”女秘书急忙道。

“什么?”薛沁面色一变,“走,带我去看看!”

说完她快步走了出去,宋征也赶紧跟了上去。

听到疯了两个字,林羽也不由有些纳闷,像这种大公司,入职的时候应该有体检的,不可能录取有精神疾病隐患的人,所以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说疯就疯了呢?

他也没急着走,忍不住好奇的跟了过去。

办公楼东侧一半都是员工办公区域,没有格挡,是那种开放的大办公空间,足足有数十人。

此时一个身着白衬衫的年轻女子在办公区里上蹿下跳,大喊大叫,要么就在别人身上乱摸,要么就抓着别人的手在她身上摸,疯癫不已,而且嘴里一直嘟囔着一些胡话。

周围的员工都被她这疯癫的样子吓得不行,纷纷避让。

薛沁看到这一幕之后面色难看,眉头紧皱,这已经是她这里疯了的第二个员工了,她从来没听说过疯病也会传染的。

“姐,上一个疯了的人,跟她症状也一样吗?”宋征疑惑道。

薛沁点点头,说基本一样。

“没关系,姐,有我在呢,不用怕。”宋征见薛沁面色难看,急忙安慰了她一声。

接着他招呼了几个体格健壮的男子,让他们一起上前去把刘姐控制住按在了地上。

刘姐大喊大叫,面目狰狞,“放开我,否则们都得死!都得死!”

宋征一边吩咐女秘书去他姐办公室拿他的医疗箱,一边蹲下身子给刘姐把脉。

诊断完毕后宋征叫那几个男子把刘姐绑在了椅子上,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大家不必惊慌,可能是们最近刚开业,工作压力大,这位大姐承受能力差,所以得了失心疯。”

“大家不用害怕,我这位弟弟是济世堂宋老神医的亲孙子,也是我们家年轻一辈中医术最好的,既然他说没事,那就没事。”

薛沁赶紧出声安抚人心,这要是一个人疯倒是没什么,可是开业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,竟然有两个人接连疯掉了,人心难免惶恐溃散。

“小征,真没事?能治吗?”她俯身低声冲宋征问道。

“没事,姐,这点小事还不放心我吗,这在中医上叫狂症,西医上叫神经紊乱性心智缺失症,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,既然她是第一次得,那我有信心能医好他。”宋征自信的笑了笑,这种症状他以前确实见过不少,自然很有把握。

听到宋征这么说,薛沁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周围一众人的神色也立马缓和了下来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他们今天确实被吓到了,两天前才疯了一个男员工,现在又疯了一个女员工,谁不害怕啊,说不定下个就轮到自己身上了呢,甚至好多人心里都觉得有些邪门,会不会是这俩人沾染了什么脏东西。

现在听宋征用医学上的症状给他们解释清楚了,众人悬着的心自然也就放了下来。

随后宋征写了一个指条递给女秘书,说道:“现在马上去济世堂抓这几味药材,顺便带一盒乌灵胶囊和一盒坤泰胶囊过来。”

女秘书赶紧点头,转身朝下面跑去。

“她这种情况很复杂,不应该草率的给她用药。”这时林羽突然出声说道,他也看出来这个女员工确实是狂症,但是要比一般的狂症癫狂的多,他隐约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

不过她确实没从这个女人身上和其他地方看到任何一丝一毫的煞气,似乎只能用病理来解释。

“呵,林羽,我知道医术高,但是并不代表别人就是白痴!”宋征见林羽又过来插嘴,内心的怒火陡然间勾了起来,冷声讥讽道:“搞得好像除了,天下再没有人懂医术一样!”

“我不是说不懂医术,只是劝慎重些,毕竟就算是狂症,也分好多症状。”林羽好心提醒道。

“我知道,何大神医,她这是属于痰火扰神,只需要服程氏生铁落饮,清泄肝火,涤痰醒神,便可治愈。”宋征傲然道,对于这种症状,他十分有信心。

林羽再没说话,宋征说的确实很多,刘姐这种症状可以这么治,坚持服药就能缓解甚至治愈。

“何神医,刚才我说过了,我事务繁忙,就不送了,请回吧,这里的事情我弟弟能处理,就不劳烦了。”薛沁冷声道,对林羽的隐形跌到了底谷,这个“何家荣”医术是挺厉害的,可惜就是爱臭显摆。

“这个屋子我怀疑在们搬过来之前,死过人。”林羽也不打算自讨没趣,不过还是忍不住提醒了薛沁一句。

他刚说完,众人突然轰声一笑。

“真是胡说八道!”

“是不是个神棍啊,在这装神弄鬼!”

“这以前根本就没人用

过,怎么会死人,傻缺!”

这片商业区是位于清海市的新区,办公楼全部都是新建的,数月前薛沁就已经跟开放商签合同,把这一层买了下来,装修好后他们便搬了过来。

他们是这层办公楼的第一批使用者,怎么可能存在这层死过人的说法。

所以众人忍不住讥笑起了林羽,甚至有人觉得林羽是心怀叵测,故意吓唬他们。

“听我一句劝,五点准时下班,要是再让员工加班到深夜,恐怕还会有人继续疯掉。”林羽没有理会众人的小声,临走前低声冲薛沁说了一声。

“人要脸树要皮!何先生,请离开!”

薛沁突然提高音量,冷声喊了一句。

第36中 登门致歉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快滚吧,傻叉!”

“神经病就是!”

“以后跟保安说一声,这种人别让他进这栋楼!”

“妈的,老子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!”

一众员工气愤不已,觉得林羽这是在诅咒他们。

薛沁也满面寒霜,送给林羽的背影一个唾弃的眼神。

宋征则一脸得意,他终于好好的在林羽面前扬眉吐气了一番。

对于这些人的怒骂,林羽并不放在心上,如果换做生前的他,有人告诉他身后有鬼,他也会骂那人傻缺。

只不过他死了一次,知道这世上实在是有太多东西超出人类的认知了,他也没必要跟这些人争辩。

于他而言,这些人不过是一些井底之蛙而已。

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考虑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,毕竟自己在薛沁的公司没有发现任何煞气。

往外走的时候,林羽看到一个员工的杂物盒里有一截红绳,偷偷的抓了过来,走到公司门口之后,暗暗加了一个清明诀,栓在了门口一处盆栽的枝条上。

虽然薛沁对自己态度不好,但看在宋老的面子上,他还是决定出手相助。

林羽离开后,宋征便给刘姐扎了两针,刘姐情绪暂时缓和了下来。

宋征便吩咐人把刘姐解开,但是绳子刚解开,刘姐突然白眼一翻,冲过来狠狠的在宋征脖子上咬了一口。

“啊!”

宋征惨叫了一声,随后一把把刘姐推开。

刚才那几个男子再次冲上来将刘姐按住,刘姐面目狰狞的大喊大叫。

“小征,没事吧?”薛沁急忙冲上来关切道。

宋征摸了下脖子上的伤口,皱着眉头说:“没事。”

他心里直纳闷,刘姐的情绪不是缓和了下来吗,怎么突然间又变得这么狂躁了。

等刘姐家人来带她的时候,宋征把自己开的药方给了她的家人,并且嘱咐给她按时吃药。

三日后,济世堂二楼的会客厅分外热闹,因为宋老的一个老友今日正好来清海,顺道过来作客,宋征和薛沁自然也在。

“老黄啊,我们得有三年没见了吧?”宋老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两年零十一个月,我可记得清楚呢。”黄老眯眼笑道。

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薛沁连忙给黄老和外公歉意的打了个招呼,起身接电话。

“喂,薛……薛总,不好了,又……又一个员工疯了……”女秘书说话的时候几乎都要哭出来了。

“什么?!”薛沁面色一变,身子微微一晃,差点晕倒。

“姐,怎么了?”宋征急忙将她扶住。

过了片刻,薛沁才缓过神来,把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宋老和黄老两人听到后也是面色一变,宋老锁着眉头说道:“失心疯又不是什么传染疾病,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

“老宋,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黄老沉吟片刻说道。

“老黄,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。”宋老急道。

“有没有想过,有可能这根本就与病症无关,而是涉及到了一些玄学方面的东西?”黄老将话说的很隐晦,这些年他走南闯北,见识颇广,很多奇闻异事,倒也接触过不少,像这种诡异的情况,他至少碰到过数次了。

“黄,黄爷爷,不可能吧,这怎么可能呢……”宋征面色一惊,颤声道。

“闭嘴!”宋老眉头一皱,呵斥道。

作为一个医生,宋老接触的病人无数,阅历深厚,黄老所说的话,他深信不疑。

宋明徽一生之中,碰到过用医学和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情不胜枚举,所以纵然他不信鬼神,也绝对心怀敬畏。

薛沁对这些东西也是从来不信,但是现在这种情况,让她也不得不往这上面想,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邪门了。

尤其是她回想起林羽走前跟她嘱咐过的那一句话,她不禁背后发冷。

“小征,这样,那两个病人不是医治过吗,现在打电话问问,他们的情况有没有好转。”宋老冲宋征说道。

宋征连忙给那两个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,得到的回复都是不禁没有好转,反而越疯越厉害。

宋征吓得脸都白了,想起那天林羽说的话,心头砰砰直跳。

“老宋,我这些年走南闯北,多少学了一些把式,要不我去沁儿公司帮她看看吧。”黄老自荐道。

“好,事不宜迟,我们快走吧。”

宋老答应一声,众人急忙起身,赶往薛沁的公司。

此时薛沁公司里的员工已经全部撤离了,她给秘书打了个电话,把得病的员工送到了医院,接

着给其他员工放了两天假。

现在这种情况,人心惶惶,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在这里上班了。

到了公司后黄老前前后后的查看了一番,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,忍不住暗自纳闷,便冲薛沁说道:“能不能把物业叫上来,我问他们一些情况。”

薛沁急忙点点头,随后便给物业打了个电话,不多时,物业部门的两个工作人员便赶了上来,听说薛沁公司出了这种情况,他们也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这种事对他们也无益,要是传了出去,他们大厦就得倒闭。

“们这栋楼建造之前应该看过风水吧?”黄老询问道。

他刚来的时候看过,这栋大楼坐北朝南,四平八稳,显然是请风水大师瞧过的。

现在很多大的开放商,起楼筑基之前,都会找风水师给看上一看。

“对,是请大师看过。”物业急忙点头道。

“那建设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故?”黄老皱眉道。

两个物业互相看了一眼,皆是一头冷汗,看来这是碰到高人了,便也没有隐瞒,说道:“建筑的时候确实出了意外,一个建筑工人意外从楼顶坠落,挂到了楼外的钢筋上,当场死亡。”

“好……好像就是死在了这层的外面……”物业面色惨白道。

“啊?!”

宋征倒吸了一口冷气,突然想起那天林羽的话,不由噌的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怎么了,小征?”宋老皱眉道。

“何……何家荣那天说过,这层死过人,果……果真……”他又惊又吓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薛沁也面色惨白,心头震惊不已,那天林羽说的话,竟然全部都成了事实!

“混账!为什么不早说!”宋老气的胸口不停的起伏,这个小征啊,就是眼高于顶,自以为是!

“沁儿啊,小征糊涂也就罢了,怎么也跟着糊涂呢,我小时候不是告诉过,世间万物无奇不有,既然小何提醒了们,们为何不找人看看?”宋老叹了口气,薛沁毕竟是女孩子,他也不好对她发火。

薛沁紧紧的咬着嘴唇,想想当时自己不禁不相信,反而还揶揄林羽的话,便感觉羞愧难当。

“老黄,事已至此,看能不能帮着破解破解?”宋老询问道。

黄老没有说话,眼睛突然一亮,走到门口旁边的那棵盆栽旁,取下一根红绳,只见这根红绳有一半已经变得乌黑不堪。

黄老摇头笑了下,说道:“既然有高人在此,哪儿还轮得着我献丑啊。”

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宋老眉头一挑,也被黄老手上的红绳吸引到了。

“系这块红绳的才是高手,如果不是这截红绳,今天这个老王恐怕不是疯了,而是去阴曹地府报道了吧。”黄老叹道,“老宋,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宋老皱着眉头细细一想,随后脸色惨变,惊讶道:“七月十五,中元节?!”

黄老苦笑一下,点了点头,道:“所以,只要找到这个高人,沁儿的事,就能迎刃而解了。”

“可是我们去哪儿找这个高人呢?”宋老苦笑道。

“我想起来,爷爷,是何家荣!他往外走的时候,我看他好像从桌子上拿了一段红绳!”宋征急忙道。

“是家荣?”宋老面色一怔,随后大喜,笑道:“这下好办了。”

一旁的宋征和薛沁则一脸苦色,好办什么啊,他们俩那天联合公司的员工那么说人家,人家肯定不会再帮他们了。

宋老看他俩的表情,便知道自己这两个孩子把林羽得罪的不轻,沉着脸冷声道:“现在只能豁出我这张老脸去求人家了,们两个跟我一起去,给我记住,小何要打要骂,们都得给我忍着,听到没?”

“听到了。”宋征垂头丧气的说道。

薛沁咬着嘴唇没有说话。

从来都是那些臭男人过来贴她,求她,她什么时候给男人道过歉,倒贴过男人啊。

“沁儿,呢?聋吗?!”宋老是真的动了怒,以前他哪舍得对自己的外孙女这样啊。